头部
头部flash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柿子红了

信息时间: 2017-09-21     阅读次数:346


农历鸡年的"五一"假期与众不同。秦县这个只有60万人口的豫南小县,和全省各地脱贫攻坚政策要求的一样,选派了许多干部奔赴全县15个乡镇的396个行政村开展“农村脱贫攻坚”工作。县医院的干部孟磊和老刘都没有放假,而是在五一那天两个人就双双脱离原来的医疗岗位,带着行囊,风尘仆仆来到秦县最僻远的尉乡三湾村参加“扶贫帮扶”工作。

入村第一天的情景,孟磊至今还记忆犹新那天的天气真的很热,太阳照在脸上生疼生疼的,汗水早已把自己前胸后背的衣裳浸透。坐着顺路的小皮卡车,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说太多话,因为几十公里的道路把俩人颠簸得骨头像散了架一样。沉默中,小皮卡车在一个路口停下来,司机黑哥闷声闷语说:“到地了!”。孟磊一个箭步跳下车,顾不上拿行李,就蹲在路边那一排柿树下大口大口地喘气,满脸都是汗。老刘则熟练地背下两人行李向黑哥道谢后,头也不回的走向通往三湾村里的那条路,见此情形,孟磊急忙跟上去,俩人一前一后地越走越远,刺目的阳光,把这一老一少的身影拉的好长好长。

村东头大路旁边,长着一排排枝叶茂盛的柿树。柿树下,三湾村支部书记老黄带着乡村干部三个人已经在此等候,大家见面后,双方都一阵寒暄。孟磊望着路边的荒草、漂着杂草的池塘,暗暗叹气道:“倒霉,这个鬼地方!”

入村第三天的上午,脱贫帮扶工作队组织召开头一次群众会。村里通知大半天才来了二十几个人,大多是老人和妇女,还有几个小孩子。村书记老黄咳嗽了几声,就向大伙介绍了上级派来的帮扶工作队员老刘和孟磊同志,并邀请老刘讲话。老刘神情严肃地宣传脱贫政策,会场的人群中有些嘀嘀咕咕,其中一个瘦高个老汉怪声怪气地说:“他们说这都是玩虚的哩!干部下来尽忽悠咱庄的人。”孟磊在一旁听到后,看了看老头,没有说什么。

会后,大伙都各自散开了,孟磊向村书记老黄询问才知,那个瘦高个儿老汉叫关德,是位养羊户,家里养了200多只羊,平时脾气很怪,最喜欢发表言论,是农村人常说的“刺头”。在回住处的小路上,老刘和孟磊都没有言语,快进屋时,孟磊望着老刘的脸庞,狠狠地说了一句:“是骡子是马,咱俩拉出遛遛让他们看!”。

在三湾村的日子是忙碌的。白天工作队俩人走村串户,询问群众种田、养殖收入、统计登记、建档立卡等。下午他们深入贫困户了解目前困难,健康状况;遇到忙时,小孟和老刘帮助农户锄草施肥。晚上,俩人和包村干部加班整理资料,规范档卡,上报材料。渐渐地,村里人都知道了有一支工作队吃住在村里,帮助群众解忧排难、脱贫致富。

母亲节那天,孟磊、老刘带着县里的医疗队来到三湾村为村里群众免费义诊,还为40岁以上的妇女免费进行了价值三万余元的肿瘤筛查项目。一周后,他们协调项目资金为村里新装路灯20盏,使夜晚的村庄灯火通明。工作队还请来县里的农业专家团为村里的七位种植大户进行现场技术指导,提高果树挂果率,增加农作物收益……

日子长了,老刘和小孟脸晒黑了、嘴磨泡了,身体越显消瘦了,老刘的血压也“水涨船高”,一天天不间断地吃药。后来,工作队又新建文化广场、增添健身器材。引来清洁家园项目,成立清洁队,定时打扫道路卫生、清运垃圾,使三湾村村里道路畅通、绿树成荫,村容村貌大为改善。

七月的天气说变就变。那天,天空原本晴空万里,突然却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一会儿,就雷鸣电闪,雨如瓢泼。孟磊好像想起什么,从村室里拿起雨衣就往村东头老羊倌关德家跑去,一进院,看见老羊倌正在用塑料布搭盖羊舍上那几处漏雨的窟窿,孟磊就顺着梯子上去,两手抓起两张大油布和羊倌三下五除二就把最大的漏雨处盖的严严实实。雨中,老羊倌吃惊地说:“咦!咋会儿是你哩,你咋来了?”满是雨水的脸上露出尴尬之情。“别说了!快点盖住那几个去!”孟磊神情严肃地命令道,并抱来一根大粗棍支撑起刮坏的羊棚围挡……电闪之间,晨雨之中,一老一少两个人在若大的羊棚顶上忙碌不止,留下模糊的身影在雨中穿梭。终于,羊舍的缺损处都遮挡牢固了,大棚里骚动的羊群也渐渐地平静下来。关德跑下梯子,一把拉着浑身湿透的孟磊拽进屋里,“走!洗把脸,换身干衣裳!”他边走边说,好像遇到多年没见的亲人满是热情。小孟简单洗洗后,趁老羊倌进里屋换衣裳时,悄悄地一路小跑返回了村室。

风雨过后就是晴天。第二天,老羊倌在村东头向群众绘声绘色讲起工作队雨中帮助盖羊舍的事情,引得村民连连称赞。还有群众现身说法,讲述工作队老刘救助贫困户刘虎儿子小虎上学的故事。渐渐地,三湾村群众口中说了越来越多工作队的帮扶实事。

不知不觉中,村东头那一排排柿子树上,已经挂满枝头的柿子悄悄地红了。

那天是周三,孟磊和老刘按照政策要求,即将返回原单位工作。临行之时,俩人没有声张,只是和村支部书记老黄交接了一下,就准备坐公交车返回城里。

刚刚走出村室小院,老羊倌关德带着十几个乡亲迎在路旁,拿的有花生、绿豆和水果。“你们俩不仗义,走也不给俺说一声!”关德拉着老刘的手埋怨道:“这些花生、水果都是咱庄人自己种的,你们带回家尝尝!”。小孟和老刘连忙说不要,老羊倌脸一扬,装着生气地样子说:“你俩看不起我这老大哥吗,给装车上!”俩人再三推辞,也阻挡不了乡亲们。

车发动了,孟磊扭头向后望去,老羊倌那枣红的脸上露出亲切、真诚的笑容;晚风中,夕阳下,一群朴实的农村汉子向坐在公交车上的孟磊和老刘挥手告别。一阵风吹起,孟磊的眼眶里湿润许多,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掉下,他知道,那不是风吹进的沙子,更像是心中有一股暖流在涌动。

不远处,一排排柿树上桔红色的柿子挂满枝头,红红地像一团火,红的那样醉人,红的那样美丽。


                                                                                                                     ( 图文:孟海岩    审核:高治军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